• FULFILLING JOBS =

    CREATIVITY, IMAGINATION + DIALOGUE, COLLABORATION

马友友
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艺术总监

马友友致辞视频

亲爱的青年音乐家:

我诚意邀请你参与2019年1月份举行的第三届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在短短几年内,这个项目已成为我每年度最期待的亮点之一。有机会与来自中国各地及海外的天才青年音乐家共处,给与我难忘的教学与工作经验;我从他们的身上也有所得着。

与我的朋友余隆与迈克尔·斯特恩一起,我构想的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是一次为期十天的探索旅程——让大家有机会弹奏有趣并且有挑战性的音乐作品、跟一流老师以及彼此相互学习、伸展每一个人的音乐与艺术体验。我们编排了形式多样化的工作坊——室内乐组、丝路“乐队”(个别小组自行编排齐奏作品)、交响乐团。音乐周的重点不只是为了提升技巧,更要启迪创意,鼓励灵活思考,进一步发挥众志成城的力量。

任何一个成功的旅程,必须找来卓越的导航者。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的核心活动是导师带领的小组排练。我们能干的导师团队参与每一节室内乐组合、即兴演奏训练与乐团分组排练,跟大家探讨演绎与技巧的要诀。我们也会延续去年的一项创新做法,我和全体导师每天会拿出固定时间跟青年音乐家以小组形式聚在一起,针对特定的技巧问题进行讨论。还有,今年我们还首次推出系列大师班——除了其他导师外,我也会主持两次大师班。

在广州,你将有机会与国际著名的导师有紧密合作。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音乐总监迈克尔·斯特恩是堪萨斯城交响乐团音乐总监,曾在阿特兰大、芝加哥、蒙特利尔、西雅图、波士顿、克利夫兰、费城与纽约担任指挥。麦克·布洛克是一位具开创性兼多样式的大提琴家与丝路乐团成员;他将主导音乐周丝路乐队的系列课堂。丝路乐队集中训练你们用听力牢记旋律,然后根据旋律改编乐曲。导师团队也包括重返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的金南·阿泽姆,他除了是技艺高超的黑管演奏家以外,也是作曲家及制作人;迈克·戈登担任堪萨斯城交响乐团长笛首席超过10年;比尔·威廉斯将第二度参加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他曾任旧金山交响乐团小号首席多年,也在新世界交响乐团主导创新的音乐教育项目,经验丰富。约瑟夫·格拉姆利将第三度造访广州担任打击乐导师:他是密歇根大学教授兼丝路乐团成员,曾参与大都会歌剧院、芝加哥交响乐团与马克·莫里斯舞蹈团等显赫演艺团体的演出。

本年度的弦乐导师包括布鲁克林骑士这个勇于跨界的弦乐四重奏全体成员:尼古拉斯·科茨(中提琴)、约翰尼·甘道斯曼(小提琴)、科林·雅各布森(小提琴)与迈克尔·尼古拉斯(大提琴)。尼古拉斯·科茨除了参与布鲁克林骑士,亦是丝路乐团的联合艺术总监,刚刚受聘为新英格兰音乐学院教授;他也曾与费城乐团与芝加哥交响乐团合作,担任独奏。约翰尼与当代作曲家合作无间,曾参与多部作品的世界首演;最近,他发行了一套美妙的巴赫奏鸣曲与帕蒂塔录音。他也是个制作人,为丝路乐团监制的《歌咏乡愁》赢得格莱美大奖。科林曾在纽约爱乐乐团与旧金山交响乐团的音乐会中担任独奏,也是“武士”乐队的联合创办人与联合艺术总监。他也是一位活跃的作曲家,创作灵感源自世界各国的传统,同时扎根于自身的古典音乐传承。迈克尔·尼古拉斯曾任蒙特利尔交响乐团的大提琴联合首席,他现在是备受赞誉的国际当代乐团的成员。除了担任布鲁克林骑士的大提琴手以外,他更是第三类声音室内乐团的创团成员。

弦乐导师也包括广受好评的独奏家与室内乐音乐家黄心芸,她身兼数职,是茱利亚学院与柯蒂斯音乐学院的中提琴教授。小提琴家兼二胡高手刘茂珍也是作曲家,结合多种学科的创作聚焦于文化如何建立社群与治愈分裂的多种途径。

青年乐手除了学习室内乐曲目与丝路乐队编曲以外,本年度的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策划演出两部管弦乐杰作:西贝柳斯的第五交响曲与勃拉姆斯的大提琴与小提琴双协奏曲。我将担任后者的其中一位独奏。

我很高兴,可以跟你们分享排练及演奏勃拉姆斯双协奏曲的经历。这部独一无二的作品的起源,见证两位合作紧密的艺术家的友谊与艺术历程。勃拉姆斯与小提琴奇才约瑟夫·约阿希姆本来心灵相通、合作无间,可是因为朋友的离婚事件,引致两人反目。多年后,这部协奏曲成为两人重拾友谊的对话与桥梁:大提琴代表勃拉姆斯,小提琴代表约阿希姆。当我们演奏这部作品,顿时会变成朋友,伸出援手互助互爱,一起经历感情的起落。

乍眼看,西贝柳斯的第五交响曲与勃拉姆斯双协奏曲像有天壤之别。可是,这种对比恰好突出我们在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相处的共同目标。它们营造出不一样的音响世界,运用了不一样的音乐语汇,但却息息相关。演奏勃拉姆斯那部作品时,我们共享的是一场跨世纪的历程——大家洞悉友谊的责任、负担、代价与恩惠,感同身受。演奏西贝柳斯交响曲时,我们感受到团结民族的力量。这两首杰作都开拓了音响与和声的崭新表达方式,都是表现自身的顶好例子:一个刻画宽恕与友爱,另一个聚焦人与大自然深厚的联系,以及对文化与身份的尊重。两部作品都印证伟大音乐的力量:它能启发我们聆听、观察、感受超越自身的一切。

学习与演奏的过程让大家体现音乐与文化的使命:让人与人联系起来。勃拉姆斯与西贝柳斯的作品让我们洞察建构音乐的有机性组件。在双协奏曲里,反复围绕着三度及四度音程的动机,怂恿我们思量那段特殊的友谊。同样地,西贝柳斯利用音程构造旋律——五度、六度、七度,又再反过来——贯彻作品从头到尾的结构。作曲家自己曾说,当他谱写这部交响曲的时候,幻想自己步入天堂;交响曲最终的高潮片段正是天堂迎接西贝柳斯的乐段。通过这些作品——还有大家参与的室内乐组、丝路乐队与交响乐团——我们再次发掘音乐最核心的学问:个人的、亲昵的独特音乐表现能够提升觉知,让我们可以体现自己,同时了解他人。

对我来说,这就是文化——还有我们扮演音乐家这个角色——重要的原因,尤其在我们当下这个充斥分裂的时代。文化让我们增进了解:无论我们从哪里来,都可以构想一个共存的、更美好的世界。我希望你明年1月份会跟我一起,为这个特别的关联出一分力。

我期待在广州与你相聚!

送上我最热切的祝福,

马友友

2018.10.08